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幸得相逢未嫁时司恬商雨第21章免费阅读

作者:是今浏览数:2018-12-30

小说名叫《幸得相逢未嫁时》,是的一部现代都市情感类型小说,讲述的情节刺激诱人, 剧情引人入胜。简介:她虽然是个清倌儿,但在那种地方也阅人无数,刘重的一个微笑,让她心里一安。他看上去很聪明但也很厚道,这就是自己的良人么?她也回了他一笑:“王爷交代什么话?”他笑了笑:“没什么。”可是却陷入了沉默。

只要裴云旷相信她就好,其他的人么,随他们怎么去想,怎么去看,她无所谓。
 
她打算上床去睡,纵然有再多的不悦和不顺,日子还是要过,该报的仇,该做的事仍在前面等着,需要一份好身体,一份好脾气去应对。
 
她放下梳子去关窗户,突然发现窗户外的芭蕉树下站了一个人,看身材和体形,好象是谢聪。
 
她有点奇怪他怎么会在这里,于是对着他轻轻唤了一声:“谢聪是你么?怎么不去睡?”
 
果然是他。
 
他走近来,径直推开她的门,又随手关上。
 
他的面容很严肃,和他十六岁的年纪有点不相称。
 
苏翩有点好笑,这是怎么了?被苏婉欺负了还是被邵培训斥了?
 
他闷声不响坐在桌子边,直直看着她。
 
她一向看惯了他嬉皮笑脸的样子,突然见他如此严肃还真是不习惯,于是也收敛了笑容,问道:“谢聪,你有事?”
 
“王妃中毒决不会是你做的,你为什么不解释?不让王爷为你辩白?”
 
苏翩笑了:“王爷心里知道就行了,我去解释什么?”
 
他似乎很生气:“你就不在意你的名声?”
 
她愣了一下,笑的更开一些:“我那里还有什么名声,我是从青楼出来的,你忘记了么?”
 
他“腾”的一声站起来,她这才发现原来他已经长的这么高了,足足高她半头。唉,真是岁月不饶人,她比他可是大了好几岁呢。他的成长总是提醒她的老去。
 
“苏翩,难道你就只会自暴自弃?”
 
她笑了:“谢聪,我并非自暴自弃,我只是不会活在别人的眼光里,若是那样,我早就被别人的眼光给杀了。堂堂太医院院使的女儿沦落到如此田地,我早该自尽以全父亲脸面呢。”她的话语带着自嘲的尾音,笑容却美丽明媚。
 
他气的胸膛起伏着,清秀的脸庞陡然生出一股成熟和阳刚。他恨不能一夜成长,将她护于翼下,让那些中伤她误解她的人再也无法伤害她。
 
他长吸一口气,沉声道:“好,放下此事不说,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
 
“我喜欢上一个人。”
 
她一惊,立刻道:“苏婉不行。王爷对她另有安排,你不能喜欢她。”
 
他眸光一紧:“我喜欢的不是苏婉。”
 
“不是?”她有些奇怪,苏婉跟着他学棋,两人镇日在一起,她还以为他对苏婉有了爱意,原来不是。她暗暗松口气,苏婉是要被送入宫里的,等到四月初东都皇宫换宫女的时候她就要去了。可千万不能和谢聪有什么纠葛。
 
他径直盯着她:“我喜欢的这个人,无情无义。”
 
她好笑的问:“那你还喜欢她?”
 
“喜欢一个人是没有办法的事。”
 
他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可是为何要喜欢一个无情无义的人呢?那岂不是很吃苦头?她心里把他当弟弟般的爱着,于是,低声宽慰道:“那就放手。”
 
他冲口而出:“我不会放手,因为,那个人,就是你。”
 
她怔住了,愣了片刻之后大笑起来:“谢聪你小子哄我开心对不对,你放心,那些人的议论我压根没放在心上,你不用这么逗我。夜深了,你回去睡吧。”
 
他阴着脸道:“我不是哄你,也不是逗你。我今天说的话很认真,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幸得相逢未嫁时司恬商雨第21章免费阅读
她的笑凝结在唇边。她眼看他长成如玉少年,但是她的身份,她的年龄,她的家仇。她笑了笑:“你太小了,回去吧,我要睡了。”纵然不能接受,也很感动。
 
他退后一步,沉声道:“苏翩,你嫌我小没本事是不是?你等着,我总有一天会名满京都,让你刮目相看。”
 
她忙道:“不是,谢聪你听我说。”
 
他拉门而去,她怔在那里,觉得仿佛这是一场梦。他怎么会喜欢上自己呢?可是,她心里除了报仇和妹妹,装不下别的。
 
翌日,裴云旷将她叫到了书房。他清瘦了许多,一双眼睛越发的明澈。
 
他见到她,心里有点内疚,从他将她从京城带回来,就一直有人怀疑他与她之间的关系,如今也该是他还她一个归宿的时候。
 
“苏翩,近日府里有些谣言,本王忙于王妃的丧事也没怎么去管,如今倒有越演越烈的趋势,本王想将你嫁给刘重,一来你有了归宿,二来也可以堵了众人的口。”
 
她心里一震,刘重!
 
他是裴云旷身边最喜欢最看重的谋士。他那么清高又才高八斗,会看得上她么?她淡然一笑:“王爷,奴婢那里配的上刘先生。”
 
“怎么配不上,美人配英雄,刘重对你的印象极好,夸过你好几回。”
 
她没有说话,低头算是默认。对刘重,她说不上喜欢,只是好感而已。而他对自己,也许也是好感而已,不过世间大多数夫妻都是新婚之夜才见第一面,有这样的归宿她觉得比在青楼好的太多,她纵然再美,也永远都有一个污名在身,若刘重不嫌弃,她真的没什么可挑剔的。
 
这场婚事快的让人惊讶,第二日就在王府之中为两人举行了婚礼。
 
裴云旷的意思是快些让府里那些谣言终止,还苏翩一个清白,再者,他已经隐约看出刘重对她有那么些意思,可是苏翩性格刚烈,又在青楼之中磨砺了两年,心如磐石般根本没有儿女私情,一门心思只想报仇,眼看已过双十年华却对情事无动于衷。他终归是有点不忍,不如趁着这次机会成全了刘重,也让他更安心的留在他的身边。
 
新婚之夜,她等在新房里,盖头还没揭,突然谢聪将刘重叫了出去,说是王爷有话要交代。
 
等了一会,她听见房门打开,一个人慢慢走了过来,停在她的面前,从盖头下,她看见红色的袍子,不由自主有点紧张。
 
他挑开了盖头,对她笑了笑。
 
她虽然是个清倌儿,但在那种地方也阅人无数,刘重的一个微笑,让她心里一安。他看上去很聪明但也很厚道,这就是自己的良人么?她也回了他一笑:“王爷交代什么话?”
 
他笑了笑:“没什么。”可是却陷入了沉默。
 
谢聪对他说,苏翩喜欢的是王爷,王爷对她也另眼相看,这场婚事不过是演戏以息府里谣言。将来,王爷会另为他安排亲事。
 
他怔在那里,心里的欢喜消散的干干净净,原来如此。
 
谢聪转身离开。十六岁的他,只能想到这个办法来给自己一个机会,他知道刘重无法去问王爷,他也知道以苏翩的骄傲,决不会主动去询问刘重。
 
他希望时间能给三人一个机会。等他名满京都的那一天,他再让苏翩重新选择一次。如果再次被拒,他才会甘心。
 
经历了吴熔事件,商雨体会到感情只放在心里并不行,若是一味的隐忍等待,最终等到的就是后悔。仓谰人的性情本就爽直利落,他明白了这个道理之后,自然是雷厉风行地付之行动。可司恬是个理智被动的人,他上一步她便退一步,他若是停步不前,两人的关系便一直会停留在原地没有改变,所以他也很无奈,只好“步步紧逼”,不给她后退的余地,就算她误会他霸道,不讲道理也没关系,他的策略是:先名正言顺,再细水长流,后水滴石穿。他相信她总有一天会被打动。
 
接下来的几日,他夜夜都来,守之以礼,持之以恒,但偶尔也会以行动来“证实”一下自己的身份,提醒她和他之间的关系。
 
这种“提醒”让她深深地感到了力量的悬殊和男女之别。她自然是很不乐意,但她但凡露出一丁点委婉的委屈,他便抬出一个名正言顺来“指责”她对未婚夫君冷漠刻薄,无情无义。
 
那有啊!她满心委屈,无处可诉,因为男尊女卑如同天经地义,一个女子若是对丈夫不好,说到那里都是理亏的事情。虽然他还没登堂入室有正式的名分,但他已经想当然的提前把自己列为了正式,并想当然的想要享有一些福利待遇。
 
司恬无可奈何,这人死活也不会退亲,看来成为她正式丈夫也是早晚的事了。但她心里一早就将他当成哥哥般的看待,现在突然转变成未婚夫君,心里的那根筋扭不过来,总觉得心里别扭。和他说不上两句话,就要脸热。他要是再有什么过分一点的表示,她就慌张。
 
她过的跟只小兔子似的,他象是只老虎,不过是肚子还没觉得饿的老虎,只是逗一逗兔子,先不吃。
 
眼看就是月末,她肩头的伤好了许多。她从苏翩口中得知,裴云旷二月初二便回信州,她暗暗高兴,终于可以见到母亲,也可以顺便问问商雨所说的定亲是真是假,若是假的,哼,她可不饶他,他这几日仗着自己的身份,“非礼”了她好几次,想到那些画面她就又羞又恼。
更多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