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捞月亮的人》全本小说-周南沈霜章节目录推荐

作者:紫色烟花浏览数:2018-12-29

捞月亮的人主角是:周南沈霜讲述了:周南左手提着从小区超市里买好的晚饭,他打算做道红烧肉,难度不大沈霜又挺喜欢。右手从口袋里伸出,熟练的按在指纹锁上。门弹开,嘴角的弧度有所降低,屋内漆黑,暖黄色的光从卧室闭着的门缝里流出。
 
《捞月亮的人》精彩试读
 
沈霜是个善生活的人,十块钱能掰扯掰扯花到一百的价值。家里的一切都是她布置的,玄关处养了两条锦鲤,见他推门象征性的摆尾。
 
客厅的窗户半关,月光落进茶几,恰好照在两个瓷娃娃的脸上。
 
周南提议过,搬去他家住。面积大也离沈霜上班的位置更近,可她不大乐意。实话说沈霜看似精明,按徐宛如的说法就是白骨精,公司白领,活像苛刻的老处女。别人这么以为很正常,沈霜在工作上付出的心血常人难以想象。
 
但周南明白,沈霜骨子里是个懒人。懒得改变,希望生活不起波澜,哪怕过的再不如意忍忍也就过去了。是以能在一个不太喜欢的工作岗位上,一干就是五六年。
 
黑暗里,周南自嘲的笑了声,他该为她这种懒劲儿而庆幸么?懒得把他从心底扫出去,赖着有了重新抱住她的可能。
 
不愿搬家就不搬吧,周南轻声把菜放在桌上。那个家里布置和往前一样,怕勾起她的不开心。周南盘算,要不再买一套,大一点的。最好在旁边多买一套,让她爸妈住过来。
 
她爸妈年纪大了,腿脚不便。她住的近,就不用总跑来跑去,以后结婚生孩子老人家说不定还能帮忙看下。想到未来的生活,周南原本因为沈霜没给他留灯的失落,冲散的一干二净。
 
“老婆,今晚......你怎么在这儿!”周南打开卧室的门,不止沈霜一人在卧室,还有徐宛如。两人坐的很近,沈霜的手放在徐宛如的胸上,看样子是打算揉揉?“你们在做什么!”
 
“啊啊啊!”徐宛如被他厉声吓到尖叫,托着自己的大肚,敞开喉咙大叫。
 
在引来邻居投诉前,沈霜机智的捂住她的嘴,朝满脸菜色的周南讨好的笑笑。
 
“所以你又和张叙吵架了?”周南没好气的看着吃相难看的徐宛如,都什么事儿,没事就往别人家里跑。“姐姐,你大着肚子呢,不顾自己身体也要顾着小的吧。”他叹气,掏出手机:“我给张叙打电话,把你接回去。”
 
沈霜看了眼她,又为难的瞥了眼周南。徐宛如的性子向来如此,骄纵本质不坏。她落魄时受了她很多关照,赶她回去还真做不到。
 
“宛如,张叙知道你来我这儿了么?”沈霜柔声问道,毕竟怀着孩子,张叙是个实心眼爱徐宛如爱到骨子里,要是发现她不见了不得翻天覆地。
 
徐宛如抹掉嘴边甜腻腻的糖丝,吞咽口水,眼神飘忽。
 
“他在出差,不在家知不知道一个样。”
 
那就是不知道落,沈霜表情严肃,跨过菜盘拿起周南的电话,确实有必要给张叙打个电话。
 
“他在外头不接我电话,我发脾气还说我不讲理!”徐宛如激动的拽住沈霜胳膊,“都这时候儿,还出差摆明了不重视我和孩子,我不要他了!霜霜不要给他打电话。”
 
孕妇的情绪仿佛过山车,见徐宛如身子抖得上气不接下气,沈霜也不敢拨号。
 
“怎么这时候还出差?”
《捞月亮的人》全本小说-周南沈霜章节目录推荐
“你问问他!”徐宛如手指向周南,“他派张叙去的。”
 
周南摊手,表示自己的无辜。张叙家境一般,却相当努力。可世界不是努力就有回报的,张叙始终差了点运气。能有今天的成就,徐宛如的父亲帮了不少忙。
 
是个男人就想证明自己,他能给徐宛如出嫁前一样的生活。周南是他哥们,到愿意拉他一把,公司下的影视基地选址兴建,他把工程交给张叙去做。
 
离徐宛如预产期还有一月,选址的事其实已经弄得七七八八,张叙这次是过去最后确认加签合同的,笼统来回不超过五天。就五天,徐宛如都能整出幺蛾子,周南头疼的很。
 
“你给我消停点!”忍无可忍,周南低吼一句。“张叙够累了,收起你的小姐脾气吧。两人过日子他愿意无条件迁就你,就该偷着乐了,省的把他耐心磨没,哭也不知道往哪儿哭!”
 
沈霜手搭在他的手腕,示意他少说点。
 
徐宛如是公主,从小无忧无虑,张叙是她人生中最大的意外。按照原来的设定,她应该找个类似周南的公子哥,而不是一无所有的张叙。两人一路走来,确实不容易,周南和沈霜看在眼里。
 
但生活始终不是童话,一句幸福的在一起概括不了复杂的人生。两人走到最后无非油盐酱醋茶,徐宛如一次次闹,张叙一次次哄。到最后再也不是一袋放在课桌里的QQ糖能解决的,沈霜明白,有时候周南说的挺有道理。
 
徐宛如被他震住,红鼻子抽抽哒哒。双手搅在一起,指甲扣着死皮。双眼低垂,睫毛挂起水珠,这次不是掐出来的。
 
她和张叙相处模式,本来就是畸形的。高中时的张叙总穿着一身补了又补的校服,气质却是清俊淡雅。她在他身后追,写作业时闹他,放学跟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的讲话。
 
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她喜欢他!后来两人在一起,她刻意总在外人面前炫耀或是说着张叙的不好。她想所有人知道,张叙是她的!
 
这么多年了,一出小事她都能闹的天翻地覆,等张叙哄她给她道歉,终其所以她不过是害怕。只有收到他的甜言蜜语,她的心才能放下,原来他也是爱我的。
 
说出去没人相信,在她心底觉得配不上的是自己。他那么好,努力上进,也许找个贤惠又能干的老婆不是难事。偏偏和她在一起,患得患失总要做些什么证明他是自己的。久而久之,成了这般,她趴在桌上哭的肩膀耸动。
 
周南彻底懵了,思考自己的话是不是太过伤人,想安慰吧又觉得自己说的貌似也没错过,下巴点点暗示沈霜说两句。
 
“宛如,其实......”
 
“霜霜!”徐宛如突然抬头,瞪着大眼睛。“我好像尿尿了!”
 
“啊?”
更多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