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玉楼春临最新章节主角是疏楼临_全文阅读

作者:紫色烟花浏览数:2018-12-28

玉楼春临主角是:玉疏楼临讲述了:“昭尔,别犹豫了,离婚协议早该寄给他了。你放心,我不会强迫你,在你恢复之前我不会逼你做任何决定,我只想让你好好养伤。”    我嗯一声,手里拿着笔,在离婚协议的上方颤抖着。
 
《玉楼春临》精彩试读
 想起结婚那天,楼临笑着出现在我面前,在长长的红毯对面,向我伸出双手,教堂里放着典雅的乐曲,我们在证婚人的面前交换戒指。    再一抬头,教堂变成了医院的白墙,对着我笑的人变成了苏牧。    原来,我和他的爱已经走完了。    原来,一个人说的爱你一生,短到只有说爱的那一瞬间。    我在病床上送走了大张旗鼓而来的冬天,最后一场雪,夹杂着我和楼临的感情一起消失在苍茫的大地。    雪化了,苏牧帮我寄出了离婚协议书,后来的那半个多月,我再也没见过楼临。    我换了手机,换了号码,收不到他的消息。    病房的门再没有别人推开。    可我总是期盼着什么,下一秒,再多一秒,那个曾经把我捧在手心里得男人会不会就出现在门口。    但我又无比清醒,我们在再也回不去曾经的幸福美好。只是心口,为什么总是隐隐作痛。    老家在南方,那里的春天来得更早。    苏牧殷勤的拿着行李,张罗着医院的事情,春风扑面而来的那一刻,我再也闻不到那股熟悉的清淡烟草味。    鼻头轻轻一酸。    脑子里全是楼临迎着春日的阳光,冲着我笑的样子。    “昭尔,你看,春天来了,我种的玫瑰怎么还是不长叶子?    昭尔,不要羡慕别人,只有我的玫瑰是为你而生的。”    我破涕为笑,回过神的时候,眼前什么人都没有。    “走吧”苏牧拎着行李,认真看着我。恍惚间,我总以为眼前的这张脸还是楼临。    不不不,我要走出来,走出来。不能再想。    上车的时候,我特地回了头,对这个城市的留恋随着那个人的平静而变得浓重起来。我想过一万种我们离别的方式,每一种的场面都有楼临才对。    可真正的离别,从来都是一个人带着另一个人的念想踏上远途。    再见了,楼临。    再见了,这个有你的城市。    我心里紧了紧,在苏牧的搀扶下上了车。    三个月后。    我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可以蹲下去,可以快步走,可以不再受床的局限。    我的头发也长了出来,浓密如初,只不过没有光泽,我脱掉了帽子,苏牧帮我修了一个看起来还算得上时尚的发型。    春天从嫩草发芽,到意境阑珊,已经有了夏天的影子。可我还是没有他的消息。    心里总有一快地方空着。装不进春天,也装不进苏牧。    只是这么久,我总是会做一个相同的梦。    心口压着气,怎么都喘不上来,我梦见楼临浑身是血的站在我眼前,他拉着我的手,眼神空洞,“昭尔,等我,不要和他走。”    我看见满地的血,楼临的脸色变得惨白,一会又跪在窗子外。    “昭尔,你别走,等我。”    等我。    等我!    眼睛猛地睁开,黑洞洞得房间里多了些光亮,楼临的声音在我耳边一遍接着一遍循环往复。枕边又是一滩湿润,我摸了摸脸上,还挂着眼泪。    心口痛的厉害,梦里楼临样子不住得让我鼻子发酸。
玉楼春临最新章节主角是疏楼临_全文阅读
    太逼真了。逼真到我开始怀疑楼临这三个月的行踪,我忍不住想他,忍不住想要拨通他的电话。    窗子外吹来一阵风,夹杂着泥土湿漉漉的味道,我掀开窗帘,原来下雨了。    “昭尔?起床了吗?”苏牧敲了敲门,得到我的允许,才打开房门。    我蜷缩在床上,仰望着窗户外能看出去的一角天空。灰蒙蒙的颜色包裹着湛蓝,深邃无垠。    “这个药得空腹吃,来,给你。”    苏牧看了看我,眼眸忽然下沉,拿着杯子的手忽然紧了紧。    “苏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凭借着女人的第六感,我轻轻转过头,看向苏牧。    苏牧吞了吞口水,眼眶忽然发红。    “别乱想,快把药吃了。”他的眼神在闪躲。    “不,苏牧哥,这三个月我吃的都是进口药,我们这样的小县城怎么会有卖的?”    苏牧手里的水杯砰的掉在地上,水花四溅。    “是不是楼临?这三个月他是不是来找过我?”我急切拉住苏牧的胳膊,期待着他下一秒的回答。    他只是轻轻推开我的双手,眼神飘忽看向地面,“别等了,他不会来了。”    什么意思?    我的世界忽然间崩塌,翻出手机迅速拨出早就铭记在心的那一串号码。    “你在干什么?!”苏牧一把抢过我的手机,还没打出去,就被他挂断。    我第一次见发怒的苏牧,他红着眼睛,死死抓住我的胳膊,“昭尔,不要再联系他,你看你这三个月不是过得很开心吗?”    我的眼泪终于绷不住,像开了闸的山洪,紧紧拽住苏牧的衣领,我努力的睁着眼睛,生怕错过苏牧嘴里的每一句话。    “不,我一点都不快乐,我的心里一直堵着一块石头,我每天都在楼临和我的回忆中度过,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吃饭,喝水,就连睡觉你都会想起另一个人,可偏偏那个人就再也跟你没有一点关系,哪怕他来跟我大吵一架,哪怕他告诉我,林昭尔我放弃你了,也好过我一个人没日没夜的折磨自己”我说的哽咽,三个月的委屈,终于喷薄而出。    苏牧愣了愣,“所以林昭尔,你还爱他对吗?我从小就喜欢你,一直到现在,那你有没有为我想过,默默的爱一个人二十几年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苏牧似乎也有点哽咽,眼角开始泛红。    我哑口,酸涩的眼泪就进嘴里,不敢抬头碰上苏牧的目光。    我心里很乱,根本装不下另一个人的一举一动。    房间因为我和苏牧相互的沉默变得安静起来,片刻,他又把手机丢给我。    我哭着拨通了楼临的电话,一遍,两遍,很多遍没人接。    “别打了,你等不到他的。”    “为什么?你在骗我!”我近乎疯狂,不可置信的看着苏牧,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四周发酵,我的心跳也不自觉的加快速度。    “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苏牧坐在床边,抽出一张纸在我脸上轻轻的擦着。
更多阅读>>>>>> 其它相关阅读>>>>>>

关注公众号阅读更多精彩内容,微信搜索公众号:优盟家园或直接搜索“umjyxs”也可以扫一下面的二维码直接阅读精彩内容。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二维码,也可以保存二维码,用微信扫一扫,选择二维码,关注即可。

umjyxs.jp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