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所爱隔山海陆拾一韩莘苏聿徵全本小说阅读

作者:所爱隔山海浏览数:2018-12-28

所爱隔山海主角是:韩莘苏聿徵讲述了:韩莘走了几步,苏聿徵开口说,“韩莘,最近我总是头疼,脑子里经常浮现你的影子,这是为什么?”
 
《所爱隔山海》精彩试读
 
苏聿徵并不明白,他对韩莘没有爱,喜欢的也是唐清婉,可是脑子里却出现韩莘的身影越发频繁,这完全不像是他的作风,他疑惑不解,想要寻找个答案,说给韩莘听之后发现也并得不到任何解释。
 
韩莘眼泪顺着眼眶滴落,节骨泛白,“我祝福你和唐清婉,不要再和我说这些没用的,我不爱你了。”
 
“我也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幸福。”苏聿徵道。
 
纠缠这么多年,他和韩莘之间爱恨纠葛也该结束,他只希望韩莘能过得好,至少比在他身边要过得好。
 
韩莘擦掉眼泪,笑着说,“我准备和祁炀在一起,你知道的,他一直都很爱我,比你要对我好,是最合适我的男人,人总得看开一点,要我真的守着你不放手那真的就是我蠢,你放心,我找到了幸福,比和你在一起要快乐。”渫恋欢迎你
 
苏聿徵保持沉默,盯着韩莘那张脸久久说不出话,他真心祝福韩莘,可韩莘说他和祁炀在一起,心底是不乐意的,可想想他为何不乐意,和唐清婉都要结婚了,还拿什么脸去阻止韩莘和祁炀。
 
直到韩莘上了计程车,苏聿徵才转移视线,可闭上眼睛就是韩莘那张绝望的容颜,头疼得厉害,细碎的画面又倒影出来,他不知为何会想到韩莘,好像一切的一切都和韩莘有关。
 
苏聿徵从口袋里把药拿出来吃了一粒,头疼的毛病才得到缓解。
 
她和祁炀在一起了吗?
 
这样真好。
 
苏聿徵苦涩一笑,紧紧的拽成拳头,没有遗憾了。
 
这些日子苏聿徵时常头疼,吃药的剂量也越来越大,他和韩莘在一起没有吃过这么多的头疼药,好像离开她就什么都没那么轻松。
 
每次望着唐清婉的身影,苏聿徵都会把她想成韩莘,看到唐清婉后背上的疤痕,又想到韩莘脊椎上的凸起。
 
他之前出过一次车祸,那场车祸里他父母也都死了,那一年他二十一岁,醒来就是唐清婉照顾他,当年如果不是唐清婉冒死救他,估计他也随着父母一起死了,所以他对唐清婉的感情有感激和依赖。
所爱隔山海陆拾一韩莘苏聿徵全本小说阅读
他无法和韩莘在一起也是韩莘爸给他的束缚,明明他都和唐清婉要结婚了,还用父母的死和厉家的企业禁锢他,逼着他去韩莘,如果当年他不娶韩莘,就会成为穷光蛋,厉家的企业也会断送在他手里,他没有办法,只能娶了韩莘放弃唐清婉。
 
这么多年过去,苏聿徵还活在当年的阴影里,没有韩莘父亲,可能他和唐清婉不需要兜兜转转。
 
唐清婉进入卧室,穿着性感的睡衣坐在苏聿徵的腿上,“聿徵,我们休息吧。”
 
她想尽办法勾引苏聿徵,可苏聿徵好像并没有什么兴趣,思绪拉得长远,根本就无法集中精神看唐清婉,唐清婉有些懊恼了,像是水蛇似的缠绕着苏聿徵,用女人柔软的地方触碰着他。
 
苏聿徵反应过来,抓住唐清婉的手,问道,“清婉,当年你是怎么救我的?”
 
被这么一问,唐清婉整个人僵硬住了,她最不愿想起的事情就是当年,苏聿徵也活在当年的影子里无可自拔,“你怎么又问,那场车祸只有你奄奄一息,你的父母都死了,是我把你拖出来,后来车子爆炸了,我护着你才会后背落下疤痕。”
 
说起来,唐清婉还胆战心惊,当年的惨剧根本就不想想起。
 
苏聿徵抚摸着她的后背,这块伤疤他摸过无数次了,可他却总抱有疑惑,熟悉又陌生,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清婉,谢谢你为我做这些,如果不是你,我早就死了。”苏聿徵心疼的把唐清婉搂在怀中,他和唐清婉都是初恋,如果不是韩莘横插一脚,可能他和唐清婉早就幸福的生活一起,他不应该为韩莘而怀疑唐清婉。
 
苏聿徵去选结婚戒指,碰到了祁炀,祁炀搂着个女人一起进入珠宝店,苏聿徵见着祁炀和一个女人亲密相拥,顿时皱着眉,不是韩莘和祁炀在一起了吗?为何祁炀还和其他女人亲密来往。
 
“好巧,竟然在这里看到你,你和唐清婉结婚了,苏聿徵,你做事情还真是飞速。”祁炀有点颓废,眼眶都是红的,看上去像是好几晚没睡过觉似的,他身边的女人搂着祁炀,笑着说,“许少,昨晚你不是说要送我钻石项链,我们赶紧走吧。”
 
“好,我们走。”祁炀说道。
 
苏聿徵脸色愈发难看,拽住了祁炀,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和其他女人这么亲密无间,把韩莘放在什么位置?”
 
听这话,祁炀讥诮的冷笑,甩开了苏聿徵的手,他还没找苏聿徵算账,他倒是把账算到他头上来了,“说这句话你心不心虚,是你把韩莘放在怎样的位置,你都和唐清婉结婚了,你还管她干什么!”
 
“你不是和韩莘在一起了?你这样做对得起她?”苏聿徵激动的喊道。
 
“呵呵。”祁炀轻笑起来,揪住苏聿徵的衣领,“你这是在逃避责任,故意说的吧,我追了韩莘这么多年,她什么时候和我在一起过,她要是想要和我在一起,还用得着等五年后吗?你别说这些话来蒙骗我!”
 
苏聿徵震惊了,脸色大变,祁炀根本就没必要骗他,如果他和韩莘在一起,他恨不得天天在他面前炫耀才对,哪里会这么和他说话。
 
祁炀和那女人走了,苏聿徵还站在原地,弄不懂韩莘为何要欺骗他。
 
戒指都没兴趣挑了,苏聿徵直接去找乔颜,“乔颜,韩莘到底有没有和祁炀在一起?”
 
乔颜在逗弄孩子,突然见苏聿徵找这里来,讽刺,“她和谁在一起关你什么事,你别在猫哭耗子假慈悲。”
 
“那么说韩莘在骗我?”苏聿徵皱着眉,心底发慌。
 
“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如果韩莘她有什么事也是你害的,你给她的罪,这辈子都还不清。”乔颜红着眼眶,厉声道。渫恋欢迎你
 
韩莘带着病住了院,每天忍受着五个小时的病痛折磨,还得想办法让孩子健康,好在宝宝很坚强,就算妈妈带着癌症也在肚子里十分健康,为此,韩莘很欣慰,孩子都能健康坚强的生长,她也要有信心生下来。
 
坐在镜子面前,韩莘梳头发,每梳一下,头发就一大把的掉,韩莘的发际线上都没有头发了,她戴帽子是为遮丑,同样她的胃吃不下任何食物,只能靠着流食为生,这样的日子坚持好几个月。
 
病房里,冷冷清清,除了护士之外,没有人进来,乔颜和薛陆也去参加婚礼去了,她只能在病房里等着结束,亲手把她最爱的男人送到别人身边。
 
韩莘想起五年前的自己,嫁给苏聿徵的那天,不管婚礼现场多么节俭,排场大不大,只要能和苏聿徵结婚就是幸福的,可今天韩莘才发现,原来一个男人如果爱一个女人,恨不得天下人都知道她是他的女人,而这个女主角是唐清婉。
 
韩莘眼泪再次模糊眼眶,不是说好放下了吗?可为何还是放不下。
 
韩莘屏住呼吸,把注意力放其他地方,以免自己情绪过于波动,护士在外面喊让韩莘去做检查,她挺着大肚子,站起来走路很吃力,作为一个妈妈十月怀胎真不容易。
 
韩莘扶着墙壁一步步往外移动,突然胃部绞痛,和之前一样,一痛她就全身无力,走路歪歪斜斜。
 
胎儿动得厉害,不知道是不是胃痛引起的,肚子也跟着痛起来,像是针扎一样,腿下一软,韩莘跪在地上,肚子上的痛和她遭受五个小时的病痛折磨差不多去了。韩莘捂着肚子难受得厉害,向医生求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