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清风徐徐度晚心宋依然徐子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紫色烟花浏览数:2018-12-27

清风徐徐度晚心主角是:宋依然徐子骞讲述了:她对于自己的失态没有半点儿隐瞒的意思。没想到宋依然这么率直,一点儿也不做作,了解到这些,倒是改变了他对中国大部分女孩的偏见,唐鑫忽然特别的想与宋依然深交。
 
《清风徐徐度晚心》精彩试读
 
她对于自己的失态没有半点儿隐瞒的意思。没想到宋依然这么率直,一点儿也不做作,了解到这些,倒是改变了他对中国大部分女孩的偏见,唐鑫忽然特别的想与宋
 
依然深交。“明天周末,我们再约?”到了宋依然家单元门下,唐鑫有点儿不自信的问。“不好意思,我明天有约。”宋依然解开安全带,没有及时下车,“唐先生,…”她
 
想了想,到嘴边的话,最终没有说出口,“再见!”宋依然觉得有些话,她当面说出来反而不好,还是转达中间人来说吧。“再见。”唐鑫看着那个越走越远的身影,深思
 
了片刻。只是谁也没注意到,在宋依然家的不远处的黑影里,那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它与黑夜混为一体。“爸爸,别生气,我会帮你把妈妈追回来。”徐浩轩见徐子骞
 
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黑,连忙安慰他说。其实,刚才看到宋依然下车时,小家伙就很想跑下去找妈妈,可是徐子骞看到司机位置下来一个男人,有些怒气的阻止了儿子
 
下车。这会儿看样子,正在怄气呢,如果不是儿子在场的话,估计他又会没完没了的去吸尼古丁了。徐子骞没有说话,眼睛盯着宋依然家的窗户亮了灯,才驱车离
 
开。今天吃完晚饭,徐浩轩吵着要去散步,徐子骞只要依他。谁知换完衣服他又要跟着爸爸妈妈一家三口散步。没办法,徐子骞只好开车载他出门。谁知到了宋依然
 
家门前,她家窗户一直是黑的,徐浩轩要徐子骞给她打电话问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这时候,宋依然被一辆法拉利送了回来。徐子骞的心里越想越觉得气闷,他
 
将油门直接踩到底,以求速度来发泄内心的情绪。“爸爸。”儿童座上的徐浩轩,被突如其来的速度吓了一条。忽然想到车上不止他一人,徐子骞慢慢将车速降了下
 
来,“你没事吧!”“这样舒服多了,爸爸你是在生妈妈的气么?”小家伙小心翼翼的问。“不是。”徐子骞闷声一吭。“那反应这么不正常。”徐浩轩自言自语的说了声。到了
 
家,把儿子睡前的事情都忙活完了,把他送到了小床上。徐子骞才得空来到阳台上吸烟。屋子里没有开灯,一个伟岸的黑影望着窗外,像石雕一样一动不动,烟头的
 
红光与缭绕的白烟绘画出这个男人的寂寞。身后的手机铃声响了好久,徐子骞才走近屋内。“喂。”他薄唇轻启。“出来喝点儿!”电话的另一头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声
清风徐徐度晚心宋依然徐子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音。“你回来了!”徐子骞有些惊讶。手机的另一头是凌峰,徐子骞的朋友,前段时间家里美国那边的产业出现了危机,他家老爷子紧急的把他叫过去,没想到他回来
 
的倒是很及时,因为他的离开,徐子骞有日子没与人约酒了,都忘了这个消愁的好东西。“刚下飞机,祖国人民是不是应该欢迎下?”
 
凌峰打开家门,把行李向里一推,坐在了沙发上。“老地方见!”他的建议正合徐子骞的意。挂断了电话,同家里佣人交代好,驱车出了家门。他们所说的老地方就是
 
城南的一酒吧。落座后徐子骞就一杯杯的喝了起来,凌峰看情况不对劲。“轩轩到了叛逆期,管不了了?”凌峰忍不住开口说,他实在受不了这么喝,刚下飞机的他,
 
时差还没倒过来呢。“你不能念我点好,从没见我儿子这么乖过!”徐子骞瞪了他一眼,举起酒杯“干!”“我这刚下飞机,东西还没吃呢!既然你想喝,我给你叫人来。”凌
 
峰朝吧台挥挥手,“把你们老板叫出来!”三个男人坐一起喝酒,有陪聊的,有陪喝的,明显气氛好多了。酒吧老板,把耳朵凑凌峰耳边:“峰哥,我看这位八成是女
 
人!”“这就正中我这‘情圣’的下怀了!”凌峰自豪的说,毫不夸张的说,他换女朋友的次数比他走的桥多多了。他对哪个女人都是三分钟的热度,换个女朋友差点就赶上
 
换衣服的速度了,与他交往的女人无论长的漂亮还是有身材,保鲜期都不会超过一个月。“切!”徐子骞不以为意的发出一句。“你别不信,对女人男人就得主动点,不
 
然那就可能是别人的乐,……”说起追女人啊,凌峰的长篇大论简直可以出一本书。 不过让他纳闷的是,除了轩轩的妈妈,会是什么样的女人能愁到他。徐子骞就着
 
酒听着凌峰的话,不知不觉就喝大了。最后二位还是被代驾送回去。“先生,您家的地址?”“先生?”在几次询问下,徐子骞总算把地址说全了,代驾才启动了车子。宋
 
依然半夜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她半睁半闭着眼睛摸索到灯的开关,看了眼手机,凌晨两点整。她刚打开门,一个庞大的黑影向她笼罩了过来:“哎!”没来的及
 
反应的宋依然被吓了一大跳。“您好,这是车钥匙。再见!”代驾司机一气呵成,没有留给宋依然问话的时间,就赶去接下一单任务了。“可是,我……”宋依然看着走近
 
电梯里的人,还吃力的支撑的身上的人,感觉到了什么是有话却说不出,刚刚还昏昏沉沉的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徐先生,你醒醒,徐先生?”宋依然费劲的把徐子
 
骞扶到沙发上,试图把他叫醒,可是却没有任何的效果。她挫败的揉搓着自己的头发,试图自己更清醒点,理智的把眼前的庞然大物解决掉。可是,任她怎么推搡徐
 
子骞都没有反应,看着身材高大的他,卧在自己的小沙发上,有些紧凑。她使出了吃奶的劲儿,要把他拉到了侧卧的床上去,也算是尽显自己的待客之道。费了九牛
 
二虎之力,总算是把他拉了起来,好在里侧卧的距离不远,就这样连拉带拽的把死猪般的人弄到了床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