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明我长相忆陆启明顾清扬最新章节列表阅读

作者:紫色烟花浏览数:2018-12-24

《明我长相忆》
主角:陆启明顾清扬
类型:爱情小说
时间:2018/12/24
分类:男频。
作者:路安琪
内容介绍:嘉禾的父亲陈百业来者不善。为了避免陈百业出现在金通办公室,给嘉禾带来不必要的尴尬和麻烦,启明让陈百业在楼下的茶屋等他,对于陈百业的突然到来,启明心中已猜出了几分来意,尽管他不屑和陈百业这种人有任何瓜葛,但是碍于嘉禾的面子,启明还是决定见他。
精彩阅读:
陈百业身着印有热带岛屿风情的无袖衬衫和花短裤,脚上一双黄色塑料拖鞋,手里拿着一顶黑色草帽,两截黑白分明的胳膊格外夺人眼球,他的腿被晒的深一道浅一道,他盘腿坐在软垫上,用手抠脚丫,使劲搓脚背,脚臭味、汗臭味、鱼腥味、劣质香水味,充斥着整个包间,令人作呕。
 
见启明推门而入,陈百业笑成了老鼠,慌忙起身迎了上去,他点头哈腰毕恭毕敬,用草帽当扇子,给启明扇风,一股腥臭味顿时扑鼻而来,启明心中厌恶,但目无表情,只冷冷的看了一眼陈百业,这时,服务员端着茶水走了进来。
 
服务员走后,陈百业贼眉鼠眼的打量着启明,眼睛笑成一道缝:“陆总,您请坐。”
 
启明坐下,陈百业赶忙为他斟茶,递到他面前,然后又为自己斟了一杯。
 
“陆总,我知道您时间宝贵,我就明人不说暗话,有什么说什么了。”说完,他端起杯子,像喝酒一样,猛地灌下一杯茶,茶有点烫,他被烫的挤眉弄眼,龇牙咧嘴,样子很是滑稽。
 
“陆总,你知道的,想当年,我陈百业纵横商界几十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别说你们金通现在几十亿的规模,就算几百亿的规模在我陈百业眼中都不算什么,我那时候···”
 
“有事快说。”启明冷冷的打断了他。
 
“哦,对对对,不能耽误您时间,对您来说,时间就是金钱,分分钟都是几千万上亿,我叱咤风云那会儿,一秒钟就上亿个资金来回···”
 
“如果你再浪费时间的话,恐怕我又要错过几个亿了。”启明看看手表平静的说。
 
“对不起,不耽误时间啊,不瞒您说,自从我生意失败了,全靠嘉禾在美国接济我,现在她回来了,全靠你们公司给她的那点死工资,她连自己都快养不活了,哪还照顾的了我,我呢也年纪一大把,找工作也没人要了,眼看着混的一天不如一天,吃了上顿没下顿。”陈百业唉声叹气,眼珠子滑溜溜的转来转去。
 
“要钱吗?”启明慢慢抬起头道。
 
“陆总,瞧您说的,谈钱多伤感情。”陈百业狡黠一笑,顿了顿,道:“你和嘉禾,你们俩情投意合,好事也不远了,咱爷俩也不是外人,说要钱就难听了。”
 
“那怎么说?”
 
“应该说,是对未来老丈人的一点心意,一点孝心而已嘛,陆总您说是吧?”陈百业的眼睛射出了贪婪的光。
 
“看您这一身打扮,刚度假回来?”启明打量他一眼。
 
陈百业征了一下,马上嬉皮笑脸道:“嗨,谈不上度假,和一帮朋友到越南考察水果市场了,我告诉你啊,女婿,未来延州的水果市场,都将被我陈百业垄断。”陈百得意忘形道。
 
“既然你明人不说暗话,我也开门见山,说到钱,我一分钱也不会给你,说到孝心···”启明冷笑,“你也不配。”
 
陈百业又羞又怒,但面子上依旧赔笑,讪讪道:“陆总,您再怎么恨我,也不能不顾及嘉禾的面子吧,您瞧不起我,不就是瞧不起嘉禾吗?”
 
“住口。”启明厉声呵住他,用一种阴冷的目光注视着陈百业,“你也配跟嘉禾相提并论?我警告你,以后你最好安分守己,不要再打嘉禾的注意,更不要挑战我的容忍度。”启明的语气不怒自威。
 
“不是,陆总,您误会了,我哪敢挑战您呢,我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啊,我高攀您还高攀不起呢,嘉禾是我女儿,是我唯一的亲人,我怎么会打她主意?”陈百业嬉皮笑脸,“我最近因为这水果生意手头紧点,需要点流动资金,这钱,算是我借您的,等生意起来了,发了财,我立刻还您,您是大老板,这十万八万的对您来说,九牛一毛。”
 
“不要说十万八万,就是十块八块,你也休想,我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告辞。”启明冷冷道,起身准备离开。
 
陈百业眼见春秋大梦要化为乌有,急忙跳起来,拦住陆启明,一脸无赖,恶狠狠道:“陆启明,你见死不救?要不是我告诉你嘉禾绝食快死了,你们怎么破镜重圆?”
 
启明用鄙夷的眼神望了一眼陈百业,讥笑道:“这么说,我得感谢你了?”
 
“你···真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我原来那女婿人家多大方,出手阔绰,不仅替我还债,还给我生活费,嘉禾在美国过得可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太太日子。”
 
“陈百业,你利用女儿帮你还账,不仅没有半点悔悟,反而变本加厉,真是禽兽不如。”启明目露凶光。
 
“陆启明,我警告你,你别惹毛了老子,行,咱们走着瞧。”
 
“你于嘉禾可有可无,如果你不自量力,我可以成全你。”
 
“你···你真是披着羊皮的狼,算你狠。”
 
陈百业看着启明远去的背影,他气的浑身颤抖,目光如火。
 
因为户型设计图,LINDA又把嘉禾骂了一顿,说她对修改意见理解有误,没把修改意见传达给设计院,又让嘉禾回去修改,嘉禾简直气炸了,她直接顶撞LINDA:“已经快修改二十遍了,如果你觉得我理解力有问题,或是工作能力不行,你直接和设计院沟通好了。”
 
LINDA被气的跳脚,面红耳赤,从来没人敢和她这样说话,她冷冷的瞪着嘉禾道:“你什么意思?你以为有人为你撑腰,就可以眼里没有上级?我去做?还要你干什么?吃闲饭?”LINDA突然冷笑,嘲讽道:“也对,你本来就是在这里吃闲饭的。”
 
“你要是对我有意见,直接说出来,不用拐弯抹角指桑骂槐,我靠的是自己,不靠任何人给我撑腰,就算有人愿意为我撑腰,谁也管不着,只有眼红的份儿。”一向温柔可人的嘉禾发怒起来,简直可怕,她凶狠凌厉的眼神让人生怯,她的脸一会红一会白,眼睛射出怒火和傲慢。
 
“说得好。”LINDA突然起身,冷笑起来,鼓掌喝彩,女人向来如此,遇强则强,她遇到对手了,这令她兴奋不已,威风凛凛的走到嘉禾面前,轻蔑道:“果然露出了真面目,不用戴面具了,真是痛快。我倒要看看谁给你撑腰?能撑多久?你刚才说什么?眼红?哼,简直可笑,你以为在金通混是靠人际关系左右逢源阿谀奉承?愚蠢可笑,金通从来都是看实力,我LINDA还从未输过任何人,更别说是你,我们走着瞧。”LINDA冷笑着说。
 
两人的目光交织在一起,碰撞出一阵枪林弹雨,宣告战争开始,空气凝固片刻,嘉禾冷冷道:“还有事吗?没事我先回去工作了。”说完拿起文件,风一样转身离开,刚走到门口,LINDA道:“今天下班前交给我。”
 
嘉禾没理她,拂袖而去,她们的争吵引来其他同事纷纷侧目,甚是惊奇。
 
嘉禾简直气疯了,她回到座位,狠狠把文件摔向桌子,一屁股坐下来,她的五脏六腑气的疼,心脏狂跳,脸红脖子粗。嘉禾心想:LINDA欺人太甚,仗着自己有点工作能力,狂妄自大目中无人,她分明嫉妒启明喜欢自己,不是想看给陆启明为自己撑多久腰吗?那就让你见识见识。
 
此时的启明正和秦洲讨论工作。
 
达安中学边上的地块被万立拿走了,秦洲很是郁闷,启明安慰道:“没拿到地,也未必是坏事。”
 
秦洲不解的看着他,他知道启明做事向来留一手,就像武林高手对决,必然要空一只手,提防敌人趁机偷袭。
 
“按照这个楼面价和溢价率,未来万立至少要卖两万五以上,以达安的城市购买力和未来的房地产市场,这种房价恐怕很难打开局面,况且50亿的资金压力,对周秉文来说压力不小,除非合作开发,或者有资金来源,否则光凭他一己之力,很难支撑。”
 
“周秉文做事一向喜欢高风险高回报,只要有高额利润,他不惜铤而走险,文新区那块地下周末就要开拍了,他此时高价拿达安中学的这块地,难道他打算放弃文新区的这块地?”
 
启明摇摇头,若有所思道:“以周秉文的个性,不会如此轻易就放弃,我猜他可能找到了资金来源。”
 
“万立丑闻的帖子一出,谁还敢和他们合作开发?”
 
“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有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法律,一定要想办法知道万立的资金来源,不能让他轻松拿下文新区这块地。”
 
“好,我会去查一下,听你的意思,文新区的地块我们势在必夺?”
 
“没错。”启明道。
明我长相忆陆启明顾清扬最新章节列表阅读
“可是我猜文新区这块地的楼面价不会低,从成本考虑,我们赚不了什么钱。”秦洲面色沉重。
 
“的确没有多少利润,房地产的利润空间正在被逐渐压缩,可文新区即将拍的这块地将是延州市的绝版优质地块,物以稀为贵,富人对此趋之若鹜,而且这块地距离金通雅苑仅一路之隔,很多老业主会对新项目有所期待。”
 
秦洲若有所思点头。
 
“我下周去美国考察工作,最近你安排和文新区的几个地产老总吃个饭。”
 
“你放心。”秦洲道。
 
“顾主编究竟得罪了谁?竟然被绑架。”秦洲突然道。
 
启明一怔,随即笑道:“我以为你比我清楚。”
 
“你又打趣我,你嫂子盯我跟特务似的,我还敢瞧别的女人?”
 
启明但笑不语。
 
“手段如此卑鄙,没几个人干得出这种事。”秦洲意有所指。
 
“你眼睛虽老实,心里却明镜似的。”启明笑。
 
秦洲笑,两人又聊了会工作,各自散去。
 
嘉禾还在生LINDA的气,她突然从座位上跳起来,拿着文件,径直往启明的办公室走去。小女人就是这样,受了气,总想找男朋友发泄诉苦,更何况她的男朋友是陆启明。
 
启明正在画设计图,一张3米长的流线型白色大理石桌面上,堆满了各种手绘的设计图稿,嘉禾气鼓鼓的推门而入,启明转身见嘉禾拿着厚厚一沓文件,脸色难看,小嘴撅着,用一种幽怨的眼神望着启明,她走过来,把文件放在台面上,受气小媳妇似的别过头。
 
“谁惹你生气了?”启明明知故问。
 
“你明知故问。”嘉禾双手抱在胸前,斜靠工作台边,“这些户型图我已经让设计院修改了二十多遍了,她还是不满意,她分明是冲我来的。”嘉禾怒气冲冲。
 
“你是说LINDA?”
 
“除了她还有谁?”
 
“你刚进公司,可能不太了解,LINDA做事一向严谨,修改二十遍也正常。”启明平静道。
 
“你还护着她?她刚才把我一顿骂,还说我背后有人撑腰。”嘉禾气呼呼的撒娇道,眼睛立刻红了。
 
“她真这么说?”启明淡然一笑,“不过她说的也没错。”
 
“你还帮着她来气我?”嘉禾哽咽起来,“我不知道哪里得罪她了,她处处看我不顺眼,大家都是为了工作,我一直忍着她,可她得寸进尺。”
 
“她就是这种脾气,对事不对人,你不要放在心上。既然她说你有人撑腰,你大可告诉她是我让你进公司的,我就是你的靠山。”
 
听到这话,嘉禾一怔,心中宽慰许多,她望着启明,眼中盈满泪光:“为了你,我什么都能忍,可是我受不了她在背后对你说三道四。她羞辱我就是羞辱你。”嘉禾企图用激将法,可她真是蠢,尽犯启明的忌讳。
 
“如果你愿意在设计部做下去,我尊重你,可如果你做的委屈,不开心不想忍,我也可以安排你去其他部门,抱怨解决不了任何事情,只会令心情更糟糕。”启明冷淡道。
 
“不,我哪都不去。”嘉禾固执道。
 
“既然如此,以后不要再说这些。你是来工作的,不是要别人的好脸色看的,更不是来交朋友的。”启明冷冷道。
 
嘉禾怔住了,后背有点发寒,她想不到启明会说这种话,她第一次见识启明的冷漠,他变了,真的变了,她又怒又慌又委屈,板着脸道:“你的意思是我意气用事?都是我的错?”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嘉禾愈加无理取闹,咄咄逼人。
 
启明不语,他转头望向窗外,面色凝重。
 
“难道你感觉不出来LINDA分明是嫉妒我,因为她喜欢你。”
 
“没错,她喜欢过我,可我从没有接受过她。”启明道
 
嘉禾冷笑,“你终于承认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对你过去的一切一无所知,你想隐瞒什么?”
 
启明默然,脸色越来越难看:“你知道我从不在乎别人怎么想,过去的事已属过去,纠缠无益,你我要面对和接受的是现在和将来,你又何必因为不相干的人和事,给自己徒增烦恼。”
 
“所以你也不在乎我怎么想?不在乎别人对我说三道四?”嘉禾越说越激动。
 
“这是两码事。”
 
“你变了,你不再是以前的陆启明。”嘉禾神情凄然。
 
启明不言。
 
“我不知道这十年你经历了什么,你现在有钱,有地位,有见识,有风度,你是钻石王老五,从前让你开怀的东西现在都索然无味了,你以前珍惜的东西都不值一提了,你已经见过那么多美貌的女人,还有无数女人往你身上扑,你已经看花了眼,你还会爱上谁?你还有真心吗?还会相信真爱吗?”嘉禾哽咽。
 
多年的压抑,爱的赤贫,灵魂的孤独,一切的一切,让嘉禾找到了一个出口,无所顾忌的冲口而出,管他呢,怎么痛快怎么说。启明的心又惊又凉,惊的是这才是真正的嘉禾,脱去伪装原形毕露,凉的是嘉禾不懂他,用土豪见色起意的庸俗眼光看他,启明黯然的望着嘉禾,任由她一吐为快,他的心悲凉,他们已经不似从前,他心中蓦然升起沧桑感。
 
“如果说出来能让你舒服,我不会介意你的话。”启明淡淡道。
 
“你这算什么态度?一直以来你都对我如此冷淡,我不知道你究竟还爱不爱我。”嘉禾冷笑。“破镜重圆?我简直太天真了,我忘了你积怨多年,耿耿于怀,岂会轻易释怀接纳我。”嘉禾抽泣起来。
 
嘉禾的抽泣声惊动了外面的同事们,他们纷纷把目光转向启明的办公室,窃窃私语,启明不理会他们。
 
“对不起,不是你想的那样。”启明眼神温柔的望着嘉禾,他真的不擅长安慰人,叫一个心中沧桑悲凉的人说出温暖的话,总有点残忍。
 
“该道歉的人是我,你不必处处委曲求全。强扭的瓜不甜,如果你不爱我了,可以大方承认,没有谁逼着谁。我们彼此冷静一段时间,想一想到底适不适合在一起。”嘉禾赌气似的说道。
 
启明静默的望着窗外,他失望了,沉默一会道:“我以为你会懂我,可现在看来你不懂,我尊重你的一切决定。”
 
嘉禾一听,情绪崩溃,掩面而泣,跑出了办公室,启明神情黯然又无奈,到底是谁变了?也许大家都变了,10年,足以改变一个人。
更多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