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你一念之间我情深一场的小说许长宁陆南成小说

作者:紫色烟花浏览数:2018-12-14

你一念之间我情深一场主角是: 许长宁陆南成 讲述了:房间里关了灯,只剩下从窗户外依稀照进来的亮光,我躺在床上,双眼看着天花板,身侧痒痒的,是陆南成传来的体温。
 
《你一念之间我情深一场》精彩试读
 
 作为曾经的炮-友现在的夫妻,这当然不是我跟陆南成第一次的同床共枕,然而是最紧张的一次。
 
因为这一刻,促使我们躺在一起的名词是夫妻。
 
听着他浅长的呼吸声,我的身体里像是烧着一把火,因为之前的冷战,算起来我跟他有半个多月没做-爱了。
 
陆南成不是一个会亏待自己的人,在欲-望上的表现一向放纵,而我在跟他确定关系之后,也保持着同步的频率。
 
特别是今天睡前的两次牵手,我心里的邪火就像是被点燃了一样,到现在一直心痒痒的。
 
可是!
 
躺上-床都差不多半个小时了,为什么陆南成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难道是在等着我主动出击吗?
 
如此一想,我咬着唇,彻底沉溺在了要不要主动的这个问题上,本就是饮食男女,女人主动应该也没关系的。
 
我不断说服着自己的羞耻心,下定决心准备袭胸,陆南成却在这个时候动了动。
 
我紧绷的僵住了身体,他伴随着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转过身来面对我,深邃的眸子直直的对上我因为惊愕而放大的瞳孔。
 
光线很暗,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他的双眼闪着清亮的光,看起来丝毫没有睡意。
 
“还……还不睡吗?”我问着他。
 
陆南成静静地看着我,不发一言,要不是看见他睁着眼,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睡着的。
 
沉默的对视下,我变得越发紧张,右侧边的身体都开始发麻,刚想活动了一下被压着的手臂,陆南成好死不死的,选在这个时候开口说话。
 
他薄唇轻动,语气深沉,低哑的说道,“她不是我的亲生母亲。”
 
“嗯?”我怔了怔,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他是说……周女士不是她的亲生母亲,但是不可能,公司里几乎所有的员工都知道他的家庭背景。
 
陆南成的父亲是c城商场大-佬陆震庭,陆震庭只有一段婚姻一个妻子,两人是模范夫妻,十分恩爱,婚后育有一子,就是陆南成。陆南成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但是在北城读书后就没回去,自主创业开了公司,不靠父母也做的有声有色的,这样宛如天之骄子的男人,绝对是父母眼里的骄傲。
 
而且他跟周女士眯着眼睛,藐视别人时候的高傲神情,完全如出一辙,又怎么可能不是亲生的。
 
“那……你是他们收养的吗?还是捡来的?”我迟疑的问道。
 
虽然很暗,但是我还是感觉到陆南成给了我一个白眼,他清了清嗓子说,“很晚了,睡吧,明天还要好好应付我妈。”
 
明明是他开口找我聊天的,现在好像我缠着他,不让他睡觉一样。
 
陆南成侧身回去平躺着,我突然开口叫了一声,“啊……”。
 
他看都没看我一眼的说,“许长宁,我今天没心情跟你做,你安分点,别动什么歪脑筋。”
 
哪里是动什么歪脑筋啊,是……是……我被压麻的手臂抽筋了,谁让他跟我说这么沉重的话题,吓得我连动一下都不敢动。
 
我用还能动的左手推了推陆南成,“谁要跟你做了,我的右手抽筋了,快帮我下。”
 
说着,我有咿咿吖吖的叫了起来,抽筋的疼痛从手臂蔓延到半侧的身体,痛的我都快留眼泪了。
 
被子底下,陆南成默默的伸手过来,先帮我弄成平躺的姿势,然后捏着我的右手帮我按摩。
 
“啊……啊……好痛……好痛……”
你一念之间我情深一场的小说许长宁陆南成小说全文推荐
我又发麻又抽经的,哀吼个不停。
 
陆南成瞪了我一眼,警告道,“你要是再叫,我就不管你了。”
 
吓得我马上闭紧了嘴巴。
 
陆南成大概帮我捏了十来分钟,我的抽经早好了,可是也没说,默默地享受着他大老爷难得的服侍。
 
他的手指很热,又带着劲,一下一下,捏的我很舒服,他要是一停下来,我就小声的呜咽几声,他就会继续捏,我都开始昏昏欲睡了,
 
陆南成怎么可能看不穿我的小手段,但是他没揭穿,只在嘴里嘟哝一句,“这么大人了,还小孩子脾气。”
 
我半睡半醒着,忍不住笑了。
 
婆婆就像是一座大山,压在每一个媳妇的心里,第二天早上六点,我就醒了。
 
简单的收拾一下回到床边,看到还在睡梦里的陆南成,没好气的推了他一把。
 
我问他,“陆南成,你妈平常早餐都喜欢吃什么?”
 
陆南成皱着眉翻了个身,把脸埋在枕头里,传来的声音闷闷的,“你又叫错了,不要再叫我的名字。我妈不吃早餐,我想吃油条豆浆,不想吃三明治了。”
 
“滚,谁在乎你想吃什么!”
 
从陆南成的身上得不到任何情报,我只能自己开动脑经,想着c城靠近北方,饮食习惯应该偏面食,我记得家里还有一包面粉,做面条这个我不会,但是做个疙瘩汤什么的,还是可以的。
 
一边怕发出声响,一边又怕东西不好吃,我战战兢兢的在厨房弄了一个多小时,差不多七点半的时候,面疙瘩汤终于做好了。
 
快速的将厨房收拾了一下,准备去叫婆婆起床,门铃却响了。
 
我在这里住了三个多月,可从来没看到过陆南成的访客,又那么一大早的,会是谁啊?
 
一打开门,我看到一个穿着鹅黄色连衣裙,长发披肩的陌生女人站在门外,手里还提着一袋子东西。
 
“小姐,你走错楼层了吧?”我不认识对方,下意识的推测。
 
女人撩了撩长发,姿态有些妩媚,笑着说,“这里是陆大哥的家吧?我没走错。”
 
陆大哥,好亲昵的称呼。
 
我心中刚刚升起戒备,女人的目光就越过我的肩膀,笑着往里面招手,“陆阿姨,早上好。”
 
周女士在我身后出声,带着我未曾听到过的亲切和蔼,“珍珍,你来了啊。”
 
女人挤了一下我的肩膀,越过我往里面走,亲昵的给了周女士一个拥抱。
 
我瞬间感觉到一股“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的气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