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西风扑落双飞蝶苏浅玉慕容凉人气章节免费阅读

作者:紫色烟花浏览数:2018-12-11

西风扑落双飞蝶主角是:苏浅玉慕容凉讲述了:下了马车,苏雅音往二姨娘怀里一扑,吸着鼻子可怜兮兮的,“爹爹,姨娘,音儿委屈啊!”苏青池皱起眉头,有些心疼,呵斥道,“进去再说,成何体统!”苏雅音眼眶红彤彤的,转头看苏浅玉时,却暗含得意,看她叫爹爹怎么惩罚苏浅玉!
 
《西风扑落双飞蝶》精彩试读
 
进了打听,屏退仆人,苏青池坐下来才问,“音儿,你说出了何事?”
 
苏雅音含着泪水,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吓得二姨娘心疼极了,“音儿快起来,地上凉,出了什么事,老爷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二姨娘敏锐的直觉告诉她,一定出事了,就连音儿身上的衣服都换了一套。
 
苏雅音痛苦的摇摇头,哽咽着说道,“爹爹,您要为女儿做主!明明是二姐姐把音儿拉下水,二姐姐却不承认,还当众污蔑音儿把她拉下水的!音儿名声毁了!往后还有何面目出门!”
 
女儿家名声最重要不过了,苏青池把茶杯狠狠一扔,指着苏浅玉怒斥道,“音儿是你妹妹!你怎可胡乱攀咬自己妹妹,毁了她的名声!往常你在府里胡闹也就罢了,展艺宴是什么?!大长公主的眼皮子底下你也敢做出这等丑事!”
 
苏浅玉心冰冷冰冷的,看着苏青池一脸怒气的样子,忽然就嘲讽地笑了起来,“她是你的女儿,我就不是了吗?仅听她一面之言,爹爹就判了女儿的罪!女儿不服!”
 
脊背挺直,一身傲骨,无双风华尽显无疑,俏脸上带着明明白白的嘲弄。
 
苏青池见她的神情更怒了,站起来指着苏浅玉的鼻梁大声骂道,“不服?你有什么不服?你不想想往常你是怎么胡闹的!如今倒好,脸面直接扔到了外面!”
 
眼眸更加冰凉,轻嗤一声,“我胡闹?也不知是谁胡闹闹出这等丑事,自己跳下水也就罢了,还非得拉上我!如果不是欣蕾姐和瑞王作证,我这谋害庶妹的黑锅怕是揭不掉了!”
 
话中蕴含的信息量太大,令苏青池险些以为听错了。有人作证是音儿把玉儿推下去的?其中一人还是瑞王?
 
如今苏青池哪能不知道自己被小女儿算计了一通,瞪了眼苏雅音,终究还是忍不下心责罚,把头撇过一边,“音儿禁足一个月思过,往后不能随意告状了。”
 
二姨娘心道不妙,反应极快地俯身请罪,“音儿年龄小不明道理,怕是被身边婢子挑唆才这般行为,妾一会回去定会好好责罚一通那些个爱嚼舌根的婢子一通,保准不会再有下回了。”
 
苏雅音也看得懂局势,撇撇嘴也跟着一脸惶恐地请罪,“都是音儿的错,请爹爹责罚!”
 
一边是爱妾幼女,一边是嫡女。苏青池歉疚地看了一眼苏浅玉,语气柔和下来,“那个……玉儿,不如让音儿给你敬茶赔罪,此事就一笔勾销吧!”
 
呵,真是可笑!她的爹爹,在她和苏雅音之间选了苏雅音!
 
心涩涩苦苦的,淡淡地福了福,“女儿先回房了。”对敬茶赔罪的事提都不提!
 
苏青池知道自己有愧,不在意她的态度,挥挥手就让苏浅玉退下了。
 
等苏浅玉的身影消失在大厅门口,苏青池才转头问一直云淡风轻的苏秋裳道,“今日展艺仙子可选出来了?”
 
有些期待的看了一眼身侧脸色冰冷的苏烟玲。
 
苏秋裳小心掩藏好心里的嘲讽,恭敬答道,“回爹爹,选出来了,那人就是二姐姐!”
 
“什么?!”不只是苏青池惊诧,就连二姨娘三姨娘等人都是张大嘴巴不可置信。
 
在她们眼里苏浅玉不过是一个蠢货,这展艺仙子的名头怎么会落到她头上?!
 
苏青池眼神复杂,挥了挥手,“一会挑些好布匹送过去给玉儿做几套新衣。”
 
二姨娘心里不满,却也知道此时不能再多出事端,一脸贤惠地福了福身,“妾知道了。”
 
一直充当隐形人的宁姨娘放下把玩的手指,柔弱地靠到苏青池身边,“老爷在门外等了许久,怕是累坏了,不如回妾房里,让妾给您按摩按摩,泡泡茶。老爷意下如何?”
 
说着挑衅地看了一眼二姨娘,不过一个二房,装什么贤惠!
 
宁姨娘新进府不久,在她进府之后,一直是通房生了苏依依一个女儿的五姨娘才得提上姨娘。
 
还是二姨娘怕自己腹背受敌,才出言把五姨娘提起来的。
 
不过如今看来,并没有什么用处。出身青楼的宁姨娘勾人手段百出,每月苏青池去得最多的,还是她那里,惹得二姨娘在暗地里,咬牙切齿了好多回。
 
不过还好宁姨娘没有子嗣,若不然,二姨娘眼里划过冷光,她绝对容不下她!
 
西风扑落双飞蝶苏浅玉慕容凉人气章节免费阅读_
 
苏浅玉出了大厅,侯着的竹青竹冬都跟了上来,竹青皱着眉头担忧道,“小姐您没事吧?”
 
她们自从苏浅玉认识了梁欣蕾之后就被吩咐不用跟着小姐,刚才回来一些闲言碎语也是听到的,心里猜测出了大概。又听到方才大厅里苏青池的怒斥,更是担忧无比。
 
苏浅玉脸色微白,轻轻笑了声,“我没事。”
 
刚说完,就觉得天旋地转,身子一软晕了过去。还好竹冬手快扶住了苏浅玉,两人顾不上其他,一左一右把苏浅玉搀扶回了含玉居。
 
郑嬷嬷一见苏浅玉是昏迷着回来的,更是急得眼睛发红连声催促请大夫。
 
大夫把脉后,才断定苏浅玉无碍,只是精神紧绷一时放松晕了过去,睡一会就没事了。
 
郑嬷嬷松了一口气,看了竹青竹冬两人懊悔的脸,斥道,“叫你们一步不离地照看小姐,怎么能叫小姐精神紧绷!”
 
竹青竹冬忙跪下,“嬷嬷千万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小姐该心疼了。此次是我们失职,自请跪在这侯着小姐醒来。”
 
郑嬷嬷瞪了她们几眼,才送大夫出了去。
 
一直到傍晚,苏浅玉才悠悠醒来,见竹青竹冬跪着,心里清明,“都起来吧!”
 
两个小丫头才忐忑不安的起身,一脸的自责懊悔。
 
郑嬷嬷听见响动,急急捧着一碗鸡汤进来,“哎哟喂小姐可算是醒了,奴婢刚熬的鸡汤,小姐快趁热尝尝。”
苏浅玉眨了眨眼,接过鸡汤,“嬷嬷,我昏睡多久了?”
 
“半天,刚才管家送了好些布匹来,说是让小姐做几套衣裳。”
 
打一跟棒子给一个甜枣么?苏浅玉喝着鸡汤,眼里闪过冷意,“嬷嬷,那就拿下去做几套衣裳上来吧。”
 
白白送上门的好意,总不能推了。
 
“奴婢记下了,小姐,再过半个月大公子和二公子要从书院回来了!”郑嬷嬷满含喜意地禀报道。
 
大公子苏阳!是二姨娘所出!
 
二公子苏靖!是苏浅玉一母同胞的嫡出公子!
 
苏浅玉压下心里的激动,“嬷嬷,过几日我要去福缘寺上香,给阿靖,求个平安符。”
 
阿靖!她绝对会护好这个唯一的幼弟!
 
郑嬷嬷有些担忧,皱了皱眉,“小姐,您如今刚刚夺了展艺仙子的称号,这二房的人,怕是不服!这万一要是图谋不轨……”
 
郑嬷嬷所言也有道理,苏浅玉早已想到了,不过,她挑挑眉,“那又有何惧?先瞒着,到时候来个临时起意,就算二姨娘能耐,也绝对来不及做手脚。”
 
不知为何,她心里冥冥有一个声音,去福缘寺,去福缘寺!
 
郑嬷嬷点头应下,打算暗暗收拾好东西才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