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都市小说以爱之名,冠以我心夏以沫顾西爵最新

作者:翩若行云浏览数:2018-12-10

《以爱之名,冠以我心》是翩若行云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因为爱他,她灵堂成亲,因为爱他,她棺木为床,因为爱他,她甘心情愿掏出自己的心脏来成全他的爱情,可是终究,也难抵他心爱之人的一滴朱砂泪……...

这是她的幸运,还是她的悲哀?
 
片刻的沉默之后,顾西爵终于还是开了口:“孩子拿掉,手术继续!”
 
“顾西爵,你还是不是人?”
 
夏以沫想这么骂他,但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说话的是另外一个人。
 
顾北辰大步走进来,一张铁青的脸怒视顾西爵:“别说以沫是不是怀孕了,她可是你老婆,是你心甘情愿娶进门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你怎么能用她的命去换另一个人的命?”
 
“我要做的事,何须跟任何人交代?”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隐隐透着一种震慑力。
 
那些医生都有些手足无措了,毕竟,这是一场一尸两命的手术,他们都有些手软,但是碍于顾西爵的身份,他们也不敢说什么,主刀医生看向顾北辰:“顾医生……”
 
“你们先出去吧!”顾北辰说。
 
他们都没有动。
 
虽说顾北辰是他们的顶头上司,但是顾西爵的身份更为尊贵,哪个他们也得罪不起。没办法,主刀医生又看向顾西爵:“顾总?”
 
“出去吧!”
 
他们这才走了,只留下手术室里的四个人。
 
顾北辰上前,去将手术台上的夏以沫扶了起来:心疼的看着她:“你怎么会答应他们这种事?你怎么会这么傻啊?”
 
“没关系的,是我自愿的。”她对他笑一笑。
 
“瞎说,关乎生命的事,怎么能是自愿的?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他们用什么手段逼迫你?”顾北辰根本不信她的这一套说词。
 
“别说了北辰,我谢谢你对我的一片善意,但是,我真的是自愿的,没有人逼迫我。”
 
“那孩子怎么办?那可是一个无辜的生命,是你心头的一块肉,你真的舍得吗?”
 
“不舍得又能如何?”她的声音低了,安慰他的笑容也没有办法再强撑下去,只是低下头去,轻轻抚摸自己平坦的腹部,“北辰,你相信吗,我其实,我是有感觉的,但是我不敢确定这里是不是真的有了一个小小的生命,孩子的爸爸不要他,妈妈又必须要去死,还有谁能保护他呢?”
 
如果孩子生下来就要受苦,不如让她带他走。
 
她这样想着。
 
可是,北辰说的对,这是一个无辜的生命啊,她真的很希望,能为自己的孩子谋取一条生路。
 
她终于抬起头来,看向顾西爵:“西爵,你知道我喜欢你吗?”
 
他无言沉默。
 
“其实,我不喜欢你,我爱你!”她的唇角缓缓的浮上一抹微笑,凝望他的目光中,竟只是一抹微弱的倔强,温柔,坚定:
 
“别说我爸妈的命捏在你手里,哪怕没有,只要你告诉我,你喜欢林晓枝,你不能没有她,那么我也心甘情愿成全你们,因为这是你的幸福,为了你的幸福,我可以牺牲我的一切。但是孩子,是个意外,他要的时间不多,只是十个月而已,你能不能再给我们一点时间,让我生下这个孩子?只要孩子生下来,我便毫不犹豫的,去死。”
都市小说以爱之名,冠以我心夏以沫顾西爵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以沫。”顾北辰心疼她的牺牲,“傻姑娘,你不用求他,我带你走,只要你不愿意,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你的孩子。”
 
一直到第八天的时候,她已经有些精神失常了,木然的蹲在角落里吃着自己的早饭,忽然听到几个看守她的保镖在议论:
 
“听说了吗?顾总的心上人回来了!”
 
“你说是林晓枝还是林晓霜?”
 
“当然是林晓枝。这姐妹两个长得是一模一样,但是我们顾总的心思可从来没有改变过,让他放在心上的可自始至终都是林家大小姐林晓枝。”
 
“这下可好了,咱们顾总千辛万苦总算是把人给找到了。”
 
“不过听说,林大小姐的状况不太好……”
 
夏以沫吃饭的动作在听到这两个熟悉的名字的时候停顿下来,林晓枝失踪了半年之久,到底还是被找到了。可是自己呢,被关在这样的地方七天七夜,这样的折磨,并不比死了更干净。
 
她每天就只能祈祷,让今天降落的日光慢一点,再慢一点,她真的怕极了那个漆黑冰冷的棺材……
 
忽然,老管家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通之后就只是嗯嗯哈哈的应着,想必是顾西爵打来的。
 
果然,他挂断电话看向夏以沫:“跟我走吧,顾总要见你!”
 
把她囚禁在这里整整七天七夜,他终于要见她了吗?
 
想必,不会是什么好事吧?
 
老管家带她到顾西爵的房门口:“进去吧,顾总在里面等你!”
 
夏以沫推门进去,这空间大的吓人的房间里,还没看到顾西爵的身影,就已经先听到一抹似曾相似的娇弱的嗓音:
 
“爵哥哥,你说,以沫会答应吗?”
 
“会的。”顾西爵一贯低沉磁性的嗓音。
 
“那可不是普通的东西,你怎么说的这么笃定呢?”
 
夏以沫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不知道他们到底要从她这里得到什么东西,只是木然的朝他们走过去。
 
只见他们坐在沙发上,林晓枝依偎在他的怀里,脸上还裹着纱布,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被毁容了,看到夏以沫走过来,她下意识的往顾西爵的怀里靠了靠,声音怯弱的可怜:“爵哥哥,我怕……”
 
夏以沫淡淡勾起一抹冷笑,却是什么也没说。
 
顾西爵忙着安抚她:“你怕什么,在我这里,她还能吃了你么?”
 
林晓枝终于安静下来,柔顺的依偎在他的怀里,看向夏以沫:“以沫,请你成全我们吧,我和爵哥哥是真心相爱的,你就不要再强求了,请你成全我们吧……”
 
“是么?”夏以沫本就沙哑的声音更加低沉了,也不知是在问他,还是在问自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