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葬爱家族季寒陆恒完本免费小说全文阅读

作者:紫色烟花浏览数:2018-12-02

予你青春葬我情深 主角是:季寒陆恒讲述了:家里突然有点事。贺琪软着声说,刚刚还热闹嘈杂的包间像按下静音键,一下子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贺琪身上。季寒像是没听见他说的话,一派悠然的开始叙旧:“什么时候回国的?上…个月回来的。”
《予你青春葬我情深》精彩试读
 
“没忘!
“我可以要一个礼物吗?
“什么?
“我想要个水果蛋糕,不要芒果,我对芒果过
第四十六章他不知道的情愫
季寒其实是第一次知道陆恒对芒果过敏。
他依稀记得多年前,他把陆恒从陆家门外掳劫上车时掠夺的那个吻就是酸酸甜甜的芒果味。
其实他没有正正经经给陆恒过一个生日。他和陆恒在一起,大多数时候都在床上,记忆最深刻的是陆恒抱着他嘤嘤的哭泣的模样。
他不关心陆恒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脑子里记得的永远都是顾询的喜好。
顾询爱吃芒果,顾询爱吃辣,顾询不爱吃香他在意的人,事无巨细,他都记得清清楚楚。仔细想来,这次竟是陆恒第一次向他提出要
要求很简单,一个草莓味儿的蛋糕
开车回去的路上,季寒直接去一家蛋糕店预订了一个,季寒每年都会到这里来给顾询订蛋糕,经理早就认识他了,登记订单的时候不由多问了句:“三少不是下个月才会过生日吗?
你怎么知道我下个月过生日?
您弟弟每年都来我们这里亲手帮您做蛋糕,已经连续做了十年了,三少难道没有吃过他做的蛋糕经理一脸诧异的问,季寒脸色发僵。
他是季家最小的儿子,他没有弟弟,而且他每年生日都会想办法和顾询一起过
见季寒脸色不对,经理也有些纳闷:“您弟弟后来手受伤了,使不上力,每次来做蛋糕都要耗费很长的时间呢!
不用再追问,季寒可以肯定,经理嘴里说的那个人是陆恒
心念微动,季寒多问了一句:“他一般做的是哪季寒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那夜,季寒失眠到了很晚。
顾询眼睛看不见,最近一直吃着药,不知是不是药物的作用,他一直很疲倦,动不动就想睡觉等季寒帮他洗了澡送回床上,脑袋一沾到枕头,便立刻沉沉的睡死过去
季寒把吹风风力调到最小帮他吹头,吹完毫无睡意的起身去了阳台。
他在看手机里这几个月和陆恒的短信记录,短信内容没什么营养,都是些日常琐事,不知不觉就发了好几百条。
回过头来看,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理喻,他竟然陪着陆恒做了这么无聊的事
今天陆恒问他为什么要从烨色把他带出来,明明可以不管他的
季寒以前没想过这个问题,那个时候知道陆恒被卖进烨色,他###第一反应就是去把人带走。陆恒是他的人。
而非仅仅是他睡过的人
这两者的差别很大。
陆恒爱哭,又懦弱,被欺负了也不知道还手,站在他身边只会让他丢面子,可横跨近十年的光阴,陆恒是待在他身边最久的人
他们的身体经过长达十年的磨合,没有厌倦彼此,反而越发契合。
他们的生活在无形中相互渗透,融合。
季寒说不清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他确定自己忍受不了娘娘腔,可他能容忍陆恒在他面前哭唧唧,没出息的抹鼻子,他不会上手揍陆恒一顿,只会冷着脸丢一包纸巾过去
他想,也许他只是和陆恒待得太久,就像养了只摇尾乞怜的宠物,不容许任何人欺负他。
而且,他和顾询之间还挡着一个陆慎。
他把他和陆恒之间的事都坦白说了,顾询却只字未提和陆慎有关的事
就像季寒知道顾询的眼睛岀现问题和陆慎有,却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
陆慎这个名字,像一道禁忌,被顾询封存了起来,不许季寒触碰,也不许他自己触碰
这种禁忌,更像是一种胆怯,好像他不敢去面对剖析和陆慎的感情一样。
这样的处理方式是不对的,但季寒纵容了顾询。
就像他纵容自己一再插手陆恒的事
季寒在阳台抽了一夜的烟,眼底在脚边密密麻麻的堆成一片,天刚刚亮的时候,顾询穿着睡衣摸索着走了出来。
季寒站起来扶住他,惯性的在他腰上捏了下:“天才刚亮,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他的声音哑得厉害,一张口便是浓烈的尼古丁味道,指尖触及凉丝丝的浴袍边愣了一下
葬爱家族季寒陆恒完本免费小说全文阅读
陆恒身体弱,又缺钙,一干点什么重活就会哀嚎说腰酸背痛,季寒不知什么时候养成了给他揉腰的习惯。
然而顾询身体健实,他好心的揉腰便成了撩别闹。
顾询抓着季寒的手低斥,季寒冤枉的摸摸鼻尖:“没闹。
说完拥着顾询来了个早安吻。
吻完,两人气息均是不稳,却都没被诱发更多的想法,很平静,像相伴多年的老夫老妻。
然而真正和季寒相伴多年的是陆恒,在面对他是,季寒尚且没办法保持这样的平静
额头抵额头的平息了一会儿,顾询低声开口:“阿寒,我查到一些事,我想去监狱看看陆慎。话落,季寒扣紧顾询的腰:“什么事?
这些年,我可能做错了。
从监狱回来,顾询把自己锁进了房间
季寒没听见他和陆慎说了什么,也没追问打扰,只让他自己整理思考。
和陆恒约好生日那天,季寒去那家蛋糕店亲手做了一个草莓味儿的蛋糕。
他学东西很快,做出来的蛋糕十分的像模像经理帮忙用漂亮的包装盒打包好,还在最外面放了一个漂亮的花束。
寒让人先把蛋糕送到餐厅,自己则开车去
场买衣 服。
他不大喜欢太正式的打扮,总觉得束手束脚,上一次这样精心装扮还是筹备他和顾询婚礼的时他选了一身浅灰色手工定制西装,搭着拼接格领带和一双锃光瓦亮的鳄鱼皮鞋,西装剪裁极好,贴合腰身,让他看起来格外俊朗挺拔。
时间还早,他甚至还去做了下发型,喷了男士香水
像青涩懵懂的毛头小子,要赶去赴一个很重要这是他第一次为了见陆恒而盛装打扮,也可能是最后一次。
着做发型的时间,他让人在电影院包了场电
影,这些好像是过生日的特定流程,但他以前从没给陆恒做过,甚至到现在都还不清楚陆恒真正的生日到底是哪一天。
做完头发时间差不多了,季寒本想直接去医院接陆恒,手机震动了一下,是家里佣人发来的消息:三少,顾先生请你回家一趟,他有很重要的事想跟你说
什么事
季寒回复,佣人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妇女,打很慢,季寒等不及,直接把电话拨过去
“喂,三少
把电话给顾询。“季寒直接命令,电话那头传来佣人和顾询低声交谈的声音,隔了一会儿顾询才开口:“是我
“事情很急吗?晚点回家再说行不行?
好。"顾询爽快答应,语气平和听不出异
样:“你在开车吗?开车小心。
等等!“知道他马上要挂电话,季寒连忙开口:“你先跟我说说到底是什么事。
“我想跟你商量一下离婚的事。
季寒猛地踩了刹车,刹得太急,身体因为惯性猛地前倾,胸肋骨被安全带勒得生疼,然后撞回座椅,有好一阵季寒耳朵都嗡嗡的听不见声音
.季寒!季寒!听见我说话了吗?
顾询的声音将季寒的思绪拉回,他皱眉扯开安全带,又扯了领带,解了几颗衬衣扣子这才松了口
我没事,你把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
电话那头陷入一片静默,良久,顾询平静无波的开口:“季寒,我们离婚吧
为什么?
这是季寒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
他追了顾询整整十年,只差拿着刀去挖人眼珠子了,他不懂顾询为什么能这样轻易地说出这句话。
老子不同意!
季寒斩钉截铁的否决,顾询对他的回答并不意外,
冷静道 “我会让 协议书
分财产,净身出户,我们是在国外登记的,如果你没有时间的话…
“老子他妈的不同意!这辈子都没时间!
季寒怒吼,顾询沉默,隔着无限电流,无声的僵滞。
手机又震动了一下,季寒看了一眼,是陆恒发来的消息:三哥,你来医院接我吗?
陆恒躺在医院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
药物对病痛的压制作用越来越小,疼痛袭来的时候,陆恒根本无力招架。
痛到想放弃的时候,脑子里却总有个声音让他再坚持一下。
再坚持一下,至少把生日过了,把蛋糕吃掉。那是这辈子唯一一次机会了。
更多阅读>>>>>> 其它相关阅读>>>>>>

关注公众号阅读更多精彩内容,微信搜索公众号:优盟家园或直接搜索“umjyxs”也可以扫一下面的二维码直接阅读精彩内容。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二维码,也可以保存二维码,用微信扫一扫,选择二维码,关注即可。

umjyxs.jp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