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盟下载

  • 应用分类
  • 游戏分类

女将倾城王爷倾国黛卿魅漓全本小说阅读

作者:紫色烟花浏览数:2018-11-27

女将倾城王爷倾国主角是: 黛卿魅漓 讲述了:他腹黑,她手黑,于是,她杀人,他放火,她下毒,他补刀,他洗王府、盗国库,她有空间、递口袋,他养兵她养马,他有勇她出谋,他毁神殿、建魔宫,她当权臣、拉人脉。他为她赶狂蜂,她替他挡桃花,一起吃一起睡,一起虐渣渣一起灭仇敌。她报了仇,他上了位。再回首,红尘中,早已不见了那年少的人。他说:“做我唯一的女人吧,我们两个天生绝配!”她却说:“我发过誓,封心锁爱,绝不动情!”他唇一勾:“没关系,我来动就好了。”
 
《女将倾城王爷倾国》精彩试读
 
卿与魅漓,两个人在空间里安然过了一夜,寅时初清醒,出了空间,回到花房之中。
女将倾城王爷倾国黛卿魅漓全本小说阅读
刚一现身,隐身在墙角处的玄紫与隐在梁上的炽玥一同出现,听候差遣。
 
黛卿走近花帐,掀开帐帘,将赤条条睡得昏死的暮如雨,用一块不起眼的被单布裹了,让属下们把这对露水鸳鸯随便找家客栈放进去。
 
回身找到昨晚燃过的香炉,验看了残香与桌上的冷酒,皆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她记得昨晚喝的是热酒,问题就出在这里!这种溶于酒里无色无味的,只要酒一加温才会产生效果的物质,遇上加了其它辅助花粉的百合香,两者结合下,生出来的第三种产物,才是有催情作
 
用的合欢劫。
 
魅漓有些不明白,皇帝明知小倾倾医术了得,下这种东西不是多此一举吗?不过,黛卿给了他答案,合欢劫没有解药,合房是唯一的解药。
 
但是,她奇门术里的那个地方的湖水,可以舒缓人的神经,降低兴奋感,稳住躁动,再辅以内力驱毒,便可解了。即便不使用内力驱毒,在水里泡个一天一夜,也可解毒。
 
所以,换句话说,没有灵犀湖,没有解药,司成基的计划就得逞了。他的目的,无非是想试探她与魅漓,看两个人在药物的驱使下会怎么做,他好决定把她们是该杀还是该留。
 
因为魅漓一旦与男子合房,传出去,不管他是不是改变了性别,都与皇位无缘了。龙渊国有个硬性规定,国君不可与男子合,那样做有反阴阳天道,有违人伦纲常,会给国家带来灾难,降罪百姓。
 
司成基处心积虑要把漓王嫁出去,他若有夺位之心,必不会同意,也必不会洞房夜作假来欺哄外人。因为即使作假,传出去也成真的了。这样司成基便可以安心地留个活的漓王,任他自由了。
 
黛卿检查完花房里再没有其他的可疑之处,换掉床榻上的被褥,与漓美人一起脱掉外衣,里衣略微撕毁,并排躺在了一起,制造两人一晚欢好的假象。
 
两个人刚躺下不久,忽而有人翻窗进屋,立在花帐前停留了三息,轻轻掀了帐帘,观看了一下里边的景象,又是两息的时间,此人才原路离开。
 
他一走,黛卿与魅漓把眼睛睁开,朝对方点了下头,表示来的这个人,身手不在他们之下,看来,司成基的身边高手如云啊!
 
那么此人为什么早不来呢?因为那两个鸳鸯好事停下没多久,另外,寅时初,时间是凌晨三点,正是人体睡得最熟的时候。
 
时光静谧,两个人安安稳稳又睡了将近两个时辰。
 
辰时,大宫女带领小宫女,叩响房门,进来侍候两个人起床。  黛卿掀开帷幔,揉揉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问那大宫女什么时辰了,那宫女微抬头向榻上看了一眼,红着脸做了回答。而后走过来挂起帷幔,硬着头皮走近这位肌肤半隐半现、男性气息袭人的美驸
 
马,小心脏扑扑乱跳,羞怯地说道:“奴婢服侍驸马更衣!”
 
岂料,她伸过来的那双手将要去解驸马的里衣,却被驸马一把攥住手腕,微微一用力,便把她扯进怀里,随即一个翻身,将她按在了床上。
 
就见驸马唇角邪肆一勾,对着她吐了一口气,温润的口气说道:“除了爷的豆蔻,没有一个婢女敢靠爷这么近,更别说触碰爷的衣服。你说,爷是把你送到红帐里去好呢?还是送花楼子里去好呢?”  本来,被一个这么俊美的驸马揽在怀里,宫女惊惶之余一阵羞涩,猜想她这是被驸马看上了?驸马不会当着公主殿下的面就要了她吧?然,反应过来驸马那温柔的言语下说的是什么,吓得三魂飞了两
 
魂半,滚身跌在地上,顾不上是如何的狼狈,慌忙爬起跪倒,连连磕头求饶:“奴婢该死!奴婢该死!求驸马爷饶命!”
 
大宫女这一跪,身后端着东西的小宫女们吓得赶紧跟着跪了。
 
这时候房门又被叩响,就听外面有女声唤道:“公子,殿下,起了吗?”
 
是豆蔻来了。豆蔻是刚刚被玄紫带进宫来的。为安全着想,昨晚黛卿进行宫谁也没带。
 
“进来吧。”
 
得到允许,豆蔻欢欢喜喜推门进来,话说昨晚公子不让她跟着,她一晚都没有睡好觉,十分担心公子会不会出事。现在终于可以见到公子了,好开心!
 
只是当看见房里跪了一地的宫女,又一个还不停磕着头叫饶命,豆蔻感到十分奇怪。她了解的公子和殿下,两个人对奴婢超级好,呵斥都从来没有过呢!
 
看公子那凌厉的神色,难道是她们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都说宫里的人个个都很有心计的,没有好的。  于是小姑娘哼了一声,走到一众宫女前面,一双小手叉在腰上,叱道:“你们这些不长眼的奴婢,是不是以为我家公子、殿下好性儿,便忘了一个奴婢该有的本分?看见你们就烦,东西放下,人都下去
 
,赶紧的!”
 
小丫头只想着把人赶走,然在这些婢女眼里,她这样,这就是救命的稻草啊!
 
果然,不知这小姑娘何方神圣,那么“阴险”的驸马竟真的给了她面子,摆手让她们都退下。分毫不要耽搁,赶紧着谢了恩,匆匆退去。
女将倾城王爷倾国黛卿魅漓全本小说阅读
此后,这件事情出了之后,黛卿不容女人靠近的名声,便风一样地传出去了……
 
“公子,想死豆蔻了!”
 
小丫头很想抱住黛卿的胳膊撒娇,却见公子衣衫不整,往里一瞧,殿下也是,一件里衣松松垮垮,险些就走光啦!哎呦,小丫头一捂眼睛:“公子,豆蔻要不要回避呀?”
 
“调皮,”黛卿拿两指一弹,轻敲了一下她的头,“去桌上吃点心。”
 
“好,谢谢公子!”小丫头一蹦一跳奔去桌边,那里摆着很多她爱吃的水果干果和点心,很丰盛。
 
黛卿自顾整理好衣服,换上平时穿的丹红外袍,魅漓眨着魅眸,很有眼色地帮助黛卿系上后腰上的带子。魅漓也换上平日里穿的火红衣袍,而后洗漱了,豆蔻帮助两人梳了发。
 
今天八月十五,月夕节,休沐。
 
皇帝在承乾殿偏殿召见了请安来的黛卿与魅漓,后者行了君臣礼,皇帝龙颜愉悦,叫起赐座。简短聊了几句,皇帝命传膳,留驸马与漓王用过膳再走。两人对视一眼,谢了恩。  席宴间,皇帝脱去了皇帝的架子,如同寻常人家里的长辈,教导两个人要相敬相爱,互相扶持,为君分忧。他现在还没有子嗣,说不定等到有了皇子,他也老了,皇家嫡系亲王只剩漓王,辅佐朝政的
 
重任只靠他了。
 
龙渊皇真是声情并茂,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并非君臣,而是亲密叔侄。漓美人不置可否,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除了慵懒地靠着,口中喊累,便是和他的相公眉来眼去撩个情。
 
驸马神采奕奕,倒是漓王兴致缺缺,看来昨晚累得不轻。用过膳,便叫用龙辇将两个人送回韶光殿休息,月夕晚宴再接两人陪王伴驾。
 
……
 
某客栈里,洪骏德与暮如雨这对鸳鸯,睡到晌午才迷迷糊糊醒过来,发现二人是个什么状态后,暮如雨一顿尖叫,一边哭一边对洪又打又骂。  她没想到,前日跟随凌哥哥与这人一起吃了顿饭,后来在首饰铺门口大街上遇见,这人送了她一套价值连城的头面首饰,邀她喝茶。出于感谢,人家又是大司马家的公子,凌哥哥和这个人也有来往,
 
他名声不好恐怕也是瞎传,跟他去喝个茶也没什么。  她以为这人会看在凌哥哥的面子上,不会把她怎么样,哪知喝了他的茶不久,身上又热又痒,十分难受和怪异。那人趁机抱住她动手动脚,尽管知道她是遭算计了,本该推开他,可身子却不听使唤地
 
靠近了他,任其为所欲为。
 
就在他们打得火热的时候,不知怎的,像是被人敲晕了而失去了知觉。现在醒来,只觉身上又累又痛,如同散了架子。  洪骏德被打烦了,一把将暮如雨推开,嗤道:“都不是处子了,还给老子装什么装!你若实在觉得委屈,便好好的呆在本少爷身边做个小妾,本少爷不会亏待你的。何况你那身子真是销魂得紧,少爷我
 
也舍不得亏待你。”
 
暮如雨一听骂得更凶了:“谁要给你做妾?堂堂大司马家的少爷那么不要脸呢?你便是八抬大轿娶我当正妻我也不愿意,我是凌哥哥的!我打死你,打死你!呜呜……”
 
“你说什么?老子八抬大轿娶你这个残花败柳你都不愿意?你的凌哥哥?原来你的第一次是给了他的!”
 
洪骏德一阵咬牙切齿,还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对他又打又骂,还这么的厌弃他呢!心里一恼,上去便啪啪地给了暮如雨两个耳光!他的力道可不小,打得暮如雨顿时眼冒金花,一阵发懵。
 
就这样,这对露水鸳鸯无法好好沟通,洪骏德也没有心思去管为什么会出现在客栈,而不是他包的茶楼雅间,围着被单去找伙计要衣服,丢下不知所措的暮如雨,匆匆走了。
 
……
 
月到中秋分外明,当晚戌时,千万盏花灯大放异彩而羞怯了天上的繁星不敢出来,皇帝在华泽殿设宴,庆祝月夕佳节,君臣同乐。
 
黛卿与漓美人在华泽殿里跟皇上、百官等面前露了个脸,漓美人便拖着黛卿去坐画舫游湖赏景,过两人“在一起”的第一个团圆节。  哪知,本来气氛好好的,偏偏被讨人厌的一些家伙给破坏了……
  因为是大节日,宫人们轮番放假两个时辰。此时泊云湖畔三三两两聚满了人。黛卿与漓美人在给宫人发放花灯那里,一人领了一盏河灯,两个人温言浅语,恩爱的模样,羡煞旁人。
 
偏偏漓王与附马也没有个主子的架子,接过河灯时还对那派灯的大宫女说了声“谢谢”,好听的声音,惹得大小宫女娇羞地悄悄掩口偷笑。
 
顺着泊云湖边,两个人找到一个没有人在的顺流小河湾,漓美人摆上河灯,悄悄许了个愿,让河灯顺水去了。
 
黛卿放河灯之时,也许了愿,她道:“愿,兄弟披靡了旧事,前路顺风早高歌!愿,清秋淮上多诗句,白首篱边近酒樽。”
 
魅漓暗暗呼了口气,小倾倾这两个愿望,一个是希望他们复仇早日成功,二是希望他们直到白首还能坐在一起论诗饮酒。
 
“相公……”他发觉小倾倾似乎触景生情,心情不好了,担忧地唤了一声。
 
“没事。”黛卿摇摇头,惆怅地叹了一口气,仰空看月,幽幽念道,“兄弟可存半,空为亡者惜,冥冥无再其,哀哀望月啼。”
 
想起去年中秋那晚的场景,黛卿低低一笑,眸光温柔,像是对魅漓说,又像是对自己说……  “去年今日,灯盏连营,长桌宴饮,好不欢喜。那夜,一卿与二佰还比猜拳,他可真笨,每次都喝酒,直到喝得找不着自己的嘴在哪儿;三虎与四愣比试摔跤,裤子都撕破了也不知道,被当做笑料嬉闹
 
了一整晚;七云与十杰比剑,十杰伤了胳膊,血流汩汩,直接拿酒碗接了,大口喝了,言说血很金贵,不能浪费,再补回去……”
 
“相公,哪天有机会,阿漓带你去过几日军营生活……”
 
小倾倾真是一心一意想着他的兄弟们!叫他又羡慕又嫉妒,若哪一天他不在了,小倾倾会不会也这么思念着他?
 
“娘子的军营?相公倒是很想见识见识。”
 
微微一笑,接了漓美人一句话。黛卿心里清楚,空思无意,她现在没有资格悲伤,况且,那是脆弱的人才干的事。她必须笑,笑着提起屠刀,笑着踏平天下!笑着堪看,仇人悲哭。
 
只是,今晚的月亮好圆啊!
 
“愿,兄弟有魂皆可安,清宵梦里无惜别!”眼望远去的河灯,与落在河里满月的倒影,黛卿在心里追许了如此的一个愿望。
 
兄弟们在天有灵,入到黛卿的梦里来团聚吧!
 
漓美人拉住黛卿的小手,用自己微凉的大手,给她力量,无声安抚。并想到了一个话题:“相公,我们明天单独启程,两个人两匹马,阿漓喜欢那匹紫电,咱们两个比试,如何?”
 
闻言,黛卿一挑眉毛:“娘子想比试?这个提议似乎不错。”
 
“必须不错。若阿漓屁股颠开花了,有相公给阿漓上药!”漓美人眯着一双桃花目,很得意很娇傲。
 
黛卿:“……”
 
终于把气氛调动起来了,前面有画舫驶过,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也未管画舫里面坐着谁,纵身腾空,踩着水面,一前一后飞上船头。
 
这是一艘大型双层画舫,离岸不久,里面聚了不少人。
 
黛卿与魅漓刚一上来,便惊动了不少人,纷纷行礼打招呼,两个人点头示意。
 
更多阅读》》

相关文章